首页 公司概况 公司新闻 法律法规 保安论坛 通知公告 资质荣誉 资料下载
  2024年6月14日 星期五
 
  关于我们
   图片新闻
   最新动态
   行业新闻
   通知公告
   头条新闻
   通知通告
 
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>> 公司新闻 >> 行业新闻  

最急的是物业 最缺的是保安

 
时间:2010-08-05  信息来源:北京晨报北京  点击:2913次  【字体:
 
    核心提示

  6月5日上午9点,北京西站。来自河南开封的马晓俊,以民工惯有的姿势,将提包扛在肩上,头也不回地走向进站口。来京3个月零19天后,他的装束与出门打工的父辈们唯一不同的是,提包上缀着白色的adidas字样,并且穿着灰色的保安制服。1小时后,马晓俊踏上回家的列车。

  今年初始,北京保安市场明显开始“紧缺”。各单位门口的保安换得比天气都勤;值勤保安对周围环境常“一问三不知”;偌大商场内,只有一两名保安孤独地巡逻。近日,记者走访多家单位,探寻保安“紧缺”之谜。

  用工方 闹心

  别想跟保安混到脸熟

  某物业公司经理感慨道:“现在的外保保安认识我的都不多。换得太快,还没记住他们的名字,没跟他们混个脸熟,人就不见了。”

  6月7日上午,丰台区木樨园桥百荣小商品批发市场前,北京晨报记者分别向10名保安询问“如何走到珠江骏景小区”。该小区距离问路地点直线距离不足500米,可其中4名保安直接说:“刚来的。不知道。”有两名保安则指错了路。

  中关村7街,某大型写字楼,物业经理刘先生说,他们的安保工作分内外保,一共需保安30多人。内保是物业安保部自建的队伍,人员比较稳定,个个见了刘先生都叫“头儿”;外保20多名保安,是通过保安公司聘用的,换得特别勤。

  朝阳保安服务分公司的一名队长称,很多农村出来的年轻人,来京的第一份工作都是保安,“干仨俩月,把基本的交流技能学会了,人也对北京熟悉了,也就该走了。”该队长说,目前,他手下有4名保安,其中有3名都还没干够1个月。“我驻点的单位有一次只剩下1名队员,我俩就轮岗,他上12个小时,我再接着上。”

  记者从北京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及部分分公司了解到,自年初至今,保安行业的流动仍在加快,不少公司保安都出现人员告急状况。

  门槛低 动心

  招聘广告牌十步一个

  在北京西站,一名衣着破旧的人告诉记者,他常年在西站招工,招工的人都有“眼力”,“从出站人穿的衣服,就能判断出能不能说动他。有些人除了干保安,什么都不会,因为当保安什么都不需要。”

  今年2月,刚过完年的马晓俊和两名同乡结伴抵京,“找活干,他俩其中一个在北京呆了两年多,有经验。”马晓俊所谓的“有经验”,是指率其来京的堂哥马超在北京当了1年多的保安。

  21岁的马晓俊初中没毕业,16岁开始出门,去过广东东莞,打工三四年,从未寄回一分钱,“家里看堂哥一年拿回1万来块钱,想让我跟他学。”他被带到了石景山区的一家商场,马超找到自己的保安队长。次日,马晓俊和同来的另一名同乡马春华各花了160元钱体检,“结果下来我就傻了。”马晓俊被查出肝病,队长说什么也不留他。而马春华则留了下来。

  马晓俊本打算次日离京去东莞,但在西站买票的空间,有人向他举起了一张A4纸做成的广告牌——“招保安”。“当时不愿离开北京。都说北京好,工资高,还是首都,我也想好好干。招保安的人说月薪2000元,堂哥干这行1年多,月薪才1300元。反正我一无所有,不怕被骗,就稀里糊涂跟招工的人走了。”

  当天,招工的人用一辆面包车,将他送到朝阳区东坝建材城附近的一家地下室小旅馆,“下午,我被分到海淀区一家超市当保安。没有体检,也没人训话。当天下午,队长带着我们五六个人去上班了。”

 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站在超市门前指挥车辆停车入位。2月的北京滴水成冰,马晓俊称,他是为了“月薪2000”才留了下来的。马晓俊说,走上保安的路,非他所选,“但除了这个,我还能干什么?”

  近日,记者在北京西站发现,如马晓俊所说,“招聘保安”的广告牌几乎10步一个。

  业内分析

  多个原因

  导致紧缺

  北京保安服务公司文安分公司北大保安大队长王桂明表示,保安市场出现缺人现象,原非今年才有,最近几年,愿意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少。“保安缺口其实是受到去年经济危机的影响。去年南方很多工厂倒闭后一些人转战北京,但北京相对工厂少,很多人万不得已才干上了保安。从去年底到今年初,南方工厂复兴,出现用工荒,这拨人就又回南方去了。”王桂明称,更直接的原因是,近日北方小麦大熟,大部分保安都是农村孩子,有些要回去收麦子。“回去了也许就不再回来。”

  而一名从事该行业10年的保安队长则称,以上皆是导致保安“流失”的表象,“其本质原因在于,目前该行业存在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:当保安的大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,而他们从事的行业恰又是最‘受气’的行业之一,很难不流动;再者,现在农村发展很快,家里人不愿看着自己孩子拿着千把块钱背井离乡受气,三怂恿两动摇,一些保安保准不再干了。”

  而在王桂明看来,市场经济下,各行业人员流动很正常,但保安流动有某种“盲动”迹象。“说实话,这个行业待遇是不怎么高。但保安的文化水平一般都是初中,高中的都很少,即便不干这个,这些人的工资提升的空间也很小。”

  薪资少 寒心

  干一个月就拿500元

  每月站240个小时,腿每天都是肿的,这是他的价值。马春华捏着500的工资忍不住想哭。“队里说管吃管住,其实只管后两顿饭。我站岗的门口就是麦当劳,在那吃每顿至少10块,只一顿早餐,我这个月基本就白干了。自从来了北京,就没吃过早饭。”

  4月1日,马晓俊发工资。他干了41天,领到1093元。而他自己算的是2733元。他去找队长理论,却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,“2000含管理费,你们工资是800。没公司介绍,你们连这个价都不值。”当夜,马晓俊等5人将队长揍了一顿,然后跑到北五环一个小区继续当保安。和他同来的马春华当天也发了工资:500元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北京大多用人单位都是通过“安保外委”的形式聘用保安,客户支付‘安保服务费’给保安公司——保安公司扣除管理费,再发工资。丰台区六里桥附近一家超市管理方告诉记者,“年前,保安的价儿按2300元算,年后工资涨到2500元。我们只跟保安公司结算,怎么分是他们的事。”

  一位业内人士称,从保安公司聘用保安其实利弊皆有。弊端是,一些保安公司为了争夺客户单位,竞标时将保安服务费定得很低,成了恶性竞争。服务费虽少,保安公司却不愿少抽管理费,这就导致负责正常工作的保安工资极低。一方面,工资低不利于保安队伍稳定;另一方面,低工资有时也意味着保安公司会给客户单位派遣低素质的保安。而有利的一面是,“外委”安保工作,客户单位可以什么心都不操。

  朝阳区一家写字楼的物业经理杨先生称,他们单位的保安,一半是从保安公司外聘的。杨先生介绍,内招保安的好处显而易见,但多了这部分内招人员,人事部门就要分出部分精力去统筹协调保安们的工作,保安培训还要增加用人成本。

  委屈多 窝心

  委曲求全那是常事儿

  马超说,去年冬天,他按商场规定,要求顾客把车停到车场外,但一名顾客不听。“我上前请他把车开下去,可车里的人伸出手来就抡了我一巴掌。我当时蒙了,不由自主就想还手,却被同事拉开了。”

  “率领”马晓俊来京的马超26岁,已婚。来京两年,他还没去过长城。马超认为,堂弟“脾气太大”,“当初被查出肝炎,给队长塞条烟就能留下,但他就不这么干。你说我们这样的人,出门还不就是看别人眼色吃饭的打工的?谁还管你自尊不自尊!”

  “这个年龄的人谁能没点脾气,但管什么用?这本是个委曲求全的职业。”马超说,他上班的地方,不是挣他这点工资的人能出入得起的,所以才能攒下钱。“我在北京不出事,孩子跟着爷爷奶奶在家没病没灾,这就是我的状态。等干到年龄大了,就回老家去,不再受这气。”

  记者调查发现,写字楼、小区、商场等各场所的保安,工作中没受过气的几乎不存在,宣武区虎坊桥附近一家超市的保安称,他入此行一年,在一个地方最长呆过两个月,“有一次,我好心好意帮客人提物品,可对方竟呼扇着手让我站远点,那眼神我不会忘。”

  前途黯 灰心

  没有意义的青春饭?

  马晓俊的队长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,一年中,他手下流淌过113名保安,“三分之一的人,不到1个月就走了;剩下的,大都干了一两个月后离开;都觉着没前途,都想着暂时落落脚。”

  马晓俊在北五环的新单位有40多名同事,混了1个月后,这些人几乎换了一半,马晓俊越来越沉默。“我老家有人在这个小区住,人家可是自己奋斗成功的,但我根本不敢想。”

  但他每天早晨在地下室的住处洗涮时,经常会问同事:咱这行有没有混牛的?无论答案如何,他一整天都会一言不发,“说什么?我听到的,99.9%的都是打道回府的例子。”在这个小区里,他上了近两个月的班。5月末,因为一起“围殴业主”事件,他和近10名保安被辞退。

  马超知道马晓俊出事后,看到自己所在商场的保安越来越少,马超就又找队长求情,“没想到队长连个吭都没打,直接同意堂弟来工作,还说再招不到人,连他都要下岗。”但马晓俊执意要离开北京,“啥也看不到,去南方厂里干活,好坏还能练个技术;当个保安,能学什么?学说话?学赔笑脸?青春饭也不是这个吃法!”

  6月5日晚近8点,马晓俊回到开封。记者拨通其电话,马晓俊称,他到了同学儿那落脚,“正换衣服,把这身皮扒了,再也不穿了。”据其称,马春华也在考虑撤退。

  奇迹多 暖心

  小保安当上大学老师

  北京保安服务总公司一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,“其实保安行业能锻炼一个人从逆境中突破的能力。任何行业,只要从业者心怀希望,再加上自身努力,就没有绝望可言。”

  王桂明称,他负责的北大保安大队有400余名保安。王桂明认为,一个队伍是否稳定,也许是跟其所处的氛围有关系,但最主要的是管理,“这都是些半大孩子,文化一般不高,管理方不想办法稳住他们,并给他们找出路,自然容易出问题。”“要让他们自己去想,想自己最终要过什么样的生活。不要说保安就‘只会看门’,奇迹往往就在身边。”王桂明所说的“奇迹”是:“我们保安大队的副队长,刚来时只是初中文凭,但小伙子通过学习,硬是获得了本科双学士学位,现在成了公司的管理层。说实话,即使不再干保安这差事,因为他有律师资格证,去干律师也成啊。”“还有一个小伙子,两三年前来当保安时,文化程度也不高,但后来考了文凭后,去了山西当了大学教师。”

  北京保安服务总公司一名高层管理人员告诉记者:“我经常让保安员自己去思考,他们的社会地位并非完全低下。我常做的实验是:我穿便衣,让保安员正规着装,如果路上有人问路,肯定是先问保安而不是我。这说明社会正在接受并逐渐信任保安。”

  本版文字 晨报记者 张永生

  本版摄影 晨报记者 蔡代征 王颖 (本文来源:
北京晨报 )
 
 
 
 
页面版权所有 (C) 江苏省淮安市保安服务有限公司未经许可,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抄袭本站内容,违者必纠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苏ICP备2023004301号 技术支持:锐奇科技
地址:中国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翔宇大道28号  邮编:223005 电话:0517-83127700 83127755 传真:0517-83127711 E-mail:0517baoan@163.com
 
淮安保安
Keywords: 淮安保安 淮安保安